2013年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加速渗透,传统金融正经历着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商、P2P、众筹、在线理财等热词引发市场极大关注,互联网金融各细分领域的规模增速呈现井喷之势。

但与此同时,频繁创新的高风险性也向人们暗示了互联网金融领域内可能蕴藏的各种隐忧。伴随着P2P行业不绝于耳的负面新闻,以及环绕在第三方支付头上的安全隐忧,互联网金融行业迫切需要告别野蛮式增长,回归理性发展。

8月21日,搜狐互联网金融联合搜狐支付、搜狐职场一言堂、京北金融共同举办的

“搜狐金融会客厅互联网金融线下沙龙”

在北京拉下帷幕,本期沙龙汇聚了来自P2P,众筹,垂直门户, 第三方支,的多位大佬,共同探讨中国如何搭建互联网金融生态圈。

京北金融总裁罗明雄表示:“ 互联网金融从无到有,发展到现在实属不易,互联网金融绝对不是对传统金融的修修补补,而是以挑战者和颠覆者的身份强势来袭,这种颠覆并非银行、券商、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与P2P、众筹、大数据金融的正面机构战争,而是互联网化的金融模式与传统金融模式的模式之争,互联网金融具有普惠、高效、科技的特征,因此,从业者更要关注风险,发展透明、健康、普惠的新型金融”。

P2P的良性发展之路:坚持做信用中介

今年以来,伴随着大资本、国家队、银行系的密集涌入,P2P行业规模再现井喷。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国内P2P网贷行业7月总成交量达209.59亿元,增速与上半年相比尤为迅猛。一边是过快的规模增速,一边是不断敲响的安全警钟,经历了野蛮生长的P2P行业无疑成为了今年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话题之王”。

时至今日,一场关于P2P平台深刻的自我反思正在一线大佬们中蔓延。对于网贷行业的健康发展,存利网CEO王森特别强调了平台透明度的重要性,此外,投资者教育也是搭建互联网金融生态圈的重要法门,“生态圈无非是一个能够自我更新、自我健康成长的一个健康体系。如果投资者够理性,他会引导整个行业朝向健康方向发展,而平台透明则有利于提升投资者的整体素质。”

网贷之家副总经理罗熙则表示,在打造P2P网贷和谐生态圈上,还希望政府多给一些政策上的支持,例如网贷平台的经营范围,目前不同区域对互联网金融的支持力度还是存在很大区别。

随着监管细则的逐步落地,行业似乎将来大洗牌之势,但对于平台担任的该是信息中介还是信用中介,监管层始终未做表态,一线大佬们也同样深感纠结。翼龙贷总经理赵洋表示,P2P平台不能做信息中介,仍然要做信用中介。“国外的投资人对风险的驾驭能力以及对金融的理解比我们国人高很多,我们中国国内的人已经被惯坏了,由于以前国内金融市场的垄断,金融业务都由正规金融机构来做,没什么风险。目前,国内P2P机构或者互联网金融机构不具有这种兜底的能力,如果不做信用中介,投资人就无法分辨风险高低。”

针对这一问题,爱投资CEO王博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中国投资者虽然通过互联网能看到很多信息,但自身的判断力和投资经验有限,能依赖的还是品牌。既然投资者对于互联网金融公司寄予了很高的希望和要求,作为平台方我们希望对自身风控提出很高的要求。当然,信息中介还是要坚持的,只是这并不妨碍投资者教育与之并行,在完成监管要求的同时,做二十年来金融机构未竟之事,才是有社会责任心的业界良心。”

竞争是打造互联网金融生态圈的必备因素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日趋火爆,行业饱和度与日递增,同行企业之间的竞争是否会破坏和谐生态圈,引发人们极大关注。

在搜狐支付总经理张军看来,竞争其实是打造生态圈的必备因素。“中国应该是算是最大的一个有投融资需求的市场,而且中国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和同业性。以P2P行业为例,差异化竞争还是很明显的,例如翼龙贷针对三农提供融资服务,第一P2P则利用产业链优势,其实每家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资源特点,解决了投融资的事情,因此这并不存在无序竞争。另外,有竞争总比无竞争好,能够促进市场像多元化发展,人们肯定不会希望互联网金融市场上只剩下BAT三家,微信无法垄断社交工具,因此秘密和陌陌才有生存空间。”

一线大佬瞄准“征信”领域大蛋糕

继互联网理财、P2P、众筹和第三方支付后,“征信”成为互联网金融大佬跃跃欲试的新领域。

在互联网金融即将告别野蛮生长的1.0模式之际,2.0阶段的主流业务模式引发业内人士的广泛猜测:如果说互联网金融1.0阶段解决通道、营销和资金流动问题,2.0阶段很可能是人们利用大数据,在风险与利润之间平衡,做出风险定价和信用评估。

作为2014年中国互联网金融16强企业之一,网信金融的业务模式涵盖了众筹、P2P、支付等多个领域,当谈及未来的业务设想时,网信金融市场总监马伟强指出:“如果从一个非常短期来讲,P2P是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如果再稍微长一点,可能是众筹。如果再长一点,那么就是征信。”

信用宝/我爱卡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徐斐坦言:“我爱卡本身聚集了大量的用户,加上有另外一个品牌信用宝来做P2P业务,扩展了经营范围,未来我们会基于自身的大数据模型,筹备做征信业务。”